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政法文苑>>
父爱如山 母爱如水
发布时间:2016-09-29 14:32来源:佳县政法委 作者:郭璟铭点击数:

一场夏雨,了却了农夫焦渴多日的心愿。小山村被洗刷的更为迷人,仿佛一位恬静的少女。雨过天晴,道路虽有些泥泞,但没有阻挡我回乡下的车轮。那里不仅有我无忧无虑的童年乐园,更有生我养我的父母双亲。
        车还没到坡下,几声犬吠,已向父母提前报到。年迈的父母早已站在硷畔等候,远远望去,极像两尊饱经沧桑的雕像。
        父母都已七十多岁,微微的驼背早已告诉儿女他们不再年轻。
        每每回到乡下,父母总喜欢坐在硷畔的石墙上拉家常。因为小的时候,父母为儿女长大成人,总是把艰辛和操忙留给自己,把幸福和快乐留给儿女。当儿女们长大成人,该是父母坐享清福的日子,可儿女们为了自己的小家,一个个离开父母。孤单和失落成了父母的家常便饭。因此,父母总喜欢坐在敞亮的硷畔上,用目光同沟底的路人交流,努力寻找那份不能同儿女相濡以沫的快乐。硷墙成了父母期盼和交流的最佳场所。夜深人静,父亲点着艾草,袅袅烟雾,丝丝艾香,让我领略了农村特有的味道。父母像孩子似的会轮番告诉村里发生了那些新鲜事,谁家的女人根脉好生了一对儿子、谁家的男人运气佳在修窑时挖出了银人人……尤其说到有谁家的老人扶上了山,他们依然很淡定,把生死看成是一茬庄稼,该收仓是节令。父母这时总会埋怨做儿女的给他们添置的衣服太多,说现有的都穿不完,死了一把火都烧掉,怪可惜的。听到痛处,方觉人生苦短,绝别无情,顿生一抹无名的酸楚,心如刀割。
        父母离开土地就等于失去快乐。有时在小城短住几日,都会让他们度日如年,为返回乡下要找出无数条理由。父亲患有严重的脚疾,已到了无法医治的地步,每日仅靠止疼药麻醉神经,可父亲天天都要上山劳动。他把土地视为生命,只要生命不息,就会劳动不止。父亲说:“土里有金,荒芜了怪可惜的。”父亲说到土地的事让我思绪万千,我们拥有一千多人的大村庄,现在仅剩不到三百口,不是留守老人,就是留守儿童;一院院多好的窑洞,现在却注满了荒凉,庭院蒿柴丛生,门面风雨剥蚀;偌大的校园仅有五个孩童,昔日那鸟雀欢跃、朗朗书声再也难以追寻。真的不知农民大哥和农民兄弟在喧嚣的城市是否过的安好?是否在狭小而闷热的出租房里会想到窑洞那份如月光般的阴凉?是否会在闹市区能呼吸到乡间那甜甜的百花香?
        布谷鸟“卟咕、卟咕”的鸣叫声就是父母上山劳动的号角。开春,是修剪枣树的最佳季节。去年,红枣每斤只卖了一角多钱,虽然伤透了枣农的心,但始终没有阻隔父母继续营务红枣的脚步。父母结伴上山给枣树降低树冠。父亲因为脚疾,不能担,也不能背,只负责修剪,而修剪下来一摞一摞的枣枝,老母亲像蚂蚁搬家一样在两点一线间来回穿梭。枣枝拖回硷畔,在他们眼里那也是不小的收获。父亲会把细细的枝条砍剁成寸把长短,堆成一座圆圆的小山包。粗实一点的枝条却砍剁成盈尺左右,垒成长长的柴垛墙,看着养眼,烧取方便。有了柴禾,省了炭钱,父母就会想:又给儿女省了一分一厘的负担。
        小城久居,生活的习惯养成了惰性。偶回乡下,早晨儿女们还在熟睡的时候,父母就伴着日出、狗叫、鸟鸣去上山劳动。一坡坡的庄稼、一片片的枣林、一块块的菜园被父母用汗浇灌的郁郁葱葱,果实累累。父母用长满老茧的双手在黄土地上所画的每一幅作品,我想是天地间最伟大的作品,堪比毕加索、梵高、达芬奇等世界著名十大画家的经典之作。
        仲夏的景致,别有韵味。对面屹梁,梨树一身的翠绿展示着春天的希望,杏树满枝的金黄预兆着秋天的收获。房前屋后,各样的蔬菜长势喜人,紫色的茄子、青绿的豆角、火红的柿子、金黄的萝卜等五颜六色的新鲜蔬菜争相向勤劳的主人献着殷勤,肥硕的样子令人陶醉。有父母吃的,也少不了儿女的一份。母亲看着给我们打包好的蔬菜,惋惜地说:“烧那么多的汽油,比买菜还贵。”返城时,父母总要站在硷畔上重复一句话:“不要仔细,该花销的花咯”。父母再三叮嘱我们不要仔细,可他们对发馊的饭食却从不浪费。端量父母的每一句话语,顿悟父母为了儿女那怕一丝一毫的芝麻小事都会让他们牵挂一生,而漂泊在外的儿女那怕打个问候电话也许遥遥无期。
        进入酷暑,春天的温婉与凉爽已找不到一丝痕迹。晌午,母亲会用大铁锅给我们熬钱钱汤。用铁锅拿柴火慢慢熬成的钱钱汤,上面会浮着一层细细的油脂,放一小会儿,用筷子可以挑起薄薄的米皮,透过胶质的米皮,可以清晰地照见如铜钱状大小一片一片的豆片,地里劳动回来,就着或黄瓜、或苦菜,美美喝上一老碗,可止渴,可充饥,不亚于宫廷玉液。拍拍圆鼓鼓的肚子——舒坦。
        父母淳朴而简单的思想,对生活知足而包容的态度,让我这个久居府衙的小卒,有时因为一些虚软而繁琐的工作、时弊的怪圈所产生的浮躁,只要换位思考,就会汗颜满面。是的,躬职府衙数十载,莫问成败重几许。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家乡是我心中的一块净土。她所给予的除了父母如大山般的厚爱,还赐予了城市所不能有的安静、淡雅、绿色、环保……空气中充盈着淡淡的枣花香,天空透着山泉般的质感,饱满的籽实闪耀着汗水的光芒,农民的容颜会告诉我们什么是淳朴,如诗如画的田野诠释着农民对土地的无限衷爱……缘于这一切,给一个个采风团增添了更多的探知欲望。
        归来吧!漂泊远方的游子!
        悠悠寸草心,难报三春晖!

<< 返回

上一篇:奇特的送礼 下一篇:下一篇:红高粱——我生命中的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