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政法文苑>>
慰藉的灵魂
发布时间:2015-11-02 15:18来源:佳县政法委 作者:郭璟铭点击数:

出事了。
        出大事了。
        悬挂在榆树峁上的高音喇叭划破了老庄村夜晚的宁静。村长侯小沙哑而急促的声音从山峁滚落下来。“老小们请注意!老小们请注意!咱村的包锁可能被山水推走了,赶快寻人!赶快寻人!”
        老小们拿着灯具在可能出事的山水渠、红崖底都找遍了,就是不见包锁的踪迹。
        包锁失踪的当晚也惊动了乡政府和派出所,乡镇干部和派出所民警都火速参与到寻人行动中。每个山头、每条沟壑到处闪着灯火,到处呼喊着“包锁”的名字,可包锁好像故意捉迷藏一样,让寻人队伍一次又一次陷入失望和迷茫。
        日怪。一个结实如牛的山汉不可能说没就没了吧。
        老小们你一言,我一语,顺着河槽一寸一寸地去找,临晨,终于在黄河入口的石缝里找到了包锁。包锁被山水推了三十余里,全身被洪水冲击的仅剩半片裤头。可包锁早已停止了呼吸。
        包锁包锁,父母对包锁起名时用心良苦,但在厄运降临时,父母所虔诚的神仙也没能保佑包锁的命运,包锁还是出事了。世上有没有神仙?包锁父母也许再不会相信。
        老庄村被一条十里长的乌狼沟自然切割成东西两大块,东边的叫大庄,多数老小居住在这儿,可好多责任田又分布在西边;西边的叫小庄,仅有三户人家居住在这儿,包锁就是其中一户,可孩子们上学、赶集逢会、购买油盐酱醋等又离不开大庄。
        乌狼沟便成了老庄村日常生活的重要通道。乌狼沟沟道狭长,足有十里之遥,崖壁陡峭,望而生畏。两道崖壁上的桑树、榆树、木瓜、酸枣等野生植物丛生,老鹰、乌鸦、山鸡、麻雀、鸽子等各种动物凿孔宿居。只要从沟里通过,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尤其乌鸦、山鸟踩窝夜宿的鸣叫,崖壁回音嗡嗡,袅袅不绝,更让人全身发毛。
        这条沟每当春寒解冻,或秋雨绵绵,沟道泥泞难行,虽有淹石垫道,可常有村童鞋子和牛车驴车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得呼人救助。三伏天,若遇暴雨,河槽洪水暴涨,响声如雷,大庄小庄被困在两边的老小只能望沟兴叹。若是阴雨绵绵,十天八天洪水不退,那只能借宿他家。
        伏里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不会看天气的人,冒然走进这条沟就如同进了鬼门关,随时都有可能被山洪吃掉的危险。
        包锁命尽。那天下午他赶着牛车去砍草,草砍好后赶着牛车往回赶路。返到乌狼沟,看看头顶被峡谷切割成一线状的天空,没有一丝丝云彩,可突然一道亮光从头顶划过,一声响雷从沟掌顺着河槽滚落下来,牛一惊,满满一车苜蓿青草抖落一地,包锁赶紧一手使劲勒紧缰绳,一手死死抓住车辕,才稳住牛车。他把散落的草料又要重新打捆。可包锁还没来得及打捆好牛车,一股黑风使劲吹了过来,沟槽的柳椽被吹打的啵啵响,拦腰折断了不少,头顶霎时乌云密布,天地像盖了一块偌大的黑布,天地一下一片昏暗,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满槽的河水从沟掌即刻漫过了包锁、漫过了牛车······
        包锁的出事,老庄村失去了往日的平静,饭前饭后都在议论包锁的事。有的说:“可惜!一车牛草换了一条包锁的命”。有的说:“还是乌狼沟作的孽,要是有一座大桥,包锁也就不会送了小命”。那段时日,方圆几十里的群众都在互相传说着包锁被洪水推走的事。老小们对乌狼沟增添了更多的恐惧,对包锁的不幸感到无限惋惜。
        乌狼沟的治理迫在眉睫。
        村主任侯小五十刚出头,个个不高,但魄力不小。在包锁出殡的那天,他对着全村老小的面,排着胸脯表了态,要在乌狼沟修一座大桥,再不要因为出行的问题而发生一起冷事。在村中心修建一个像像样样的文化活动广场,让老小们再不要因为年年搭建戏台费人费钱费力,再不要因为春节扭秧歌没有宽敞的活动场地而苦恼,再不要因为老小没有休闲娱乐的活动室在露天地里受苦受罪。
        村委会所在地也就是挂在红崖畔上的三孔旧土窑洞,虽然年久失修,门窗都已歪歪斜斜,办公条件有些简陋,但这是老庄村最高权力中心,村里许多大事小事的决定都要在这儿碰头,然后通过高音喇叭通知出去。连日来,崖畔上三孔土窑洞的灯光总是亮着,有时会亮到拂晓。
        包锁被水推走的事,乡政府的头头也坐立不安,多次来到老庄村与村委会干部开会开会再开会。又多次带着侯小跑到县城与有关部门进行对接。
        有门了。红枣刚要泛红眼圈的时候,村里开进来两个小车,是县交通、扶贫、文化、发改等职能部门的技术人员下乡来了。
        乌狼沟的山鸟被惊动的乱飞。
        一支建桥工程队开进乌狼沟。另一支承建中心广场的工程队开进大庄村。村主任虽然个矮腿短,但干起活计来跑的蛮快。每天既要配合工程队跑前跑后,又要动员全村男女劳力上工干活。本来就瘦弱的村主任,也许连日来身忙心累,身子骨越显单薄,远远看去,好像竹竿上挑两件衣服。
        乌狼沟大桥施工进展十分顺利,老小们不仅投劳踊跃,而且主动把自家种的茄子、南瓜、豆角、黄瓜等新鲜蔬菜不断送往施工工地。不到两个月,投资六十余万元、横跨大庄和小庄的乌狼沟大桥全面竣工。村里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拄着拐杖来到大桥上,用双手抚摸着一个又一个桥墩,就像抚摸着一个个可爱的孩子,激动地说:“共产党能啊!这是老庄村几辈人的念想呀!”。村中心广场也伴随着乌狼沟大桥的竣工也相继竣工。
        站在村对面的山屹梁上,向下俯瞰老庄村容貌,呈现在眼底的是一幅多姿多彩的画面——双拱的大桥、大气的戏台、宽敞的广场、靓丽的路灯、温馨的活动室、葱绿的草坪、品味十足的文化石和平坦的水泥路,每一项精心打造的工程无不彰显着新农村的气息。
        在乡下,谁家订婚了媳妇、生了儿子、住了新房、买了新车都要庆贺。
        老庄村的巨大变化,更值得庆贺。村主任决定举办一场热热闹闹的庆典活动。要把走出家乡当了官的、做生意挣了钱的、通过高考吃了公家饭的······全部邀请回来,杀猪宰羊唱大戏,让老庄村八百余口老小也真真牛气一回、红火一回。
        庆典如期举行。那日,县上的镇上的邻村的电视台的都来到老庄村参加庆贺,新建广场上车水马龙,人山人海,彩旗飘扬,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广场周围满树丰收在望的红枣也都熟透了,极像一颗颗红色的玛瑙,惹人垂涎。一缕缕香甜的枣香弥漫在广场上空,让人心旷神怡,好像给远方来庆贺的客人精心准备了一份别样的礼物。一张张面孔无不闪烁着喜悦和幸福的光泽。
        “春风荣万象、党策惠三农”。改革的春风,惠民的政策,使老庄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一位老小都实实在在感受到了惠民政策所带来的好处。
        包锁人已去,老庄福随来。若在天有灵,他一定会为家乡的巨大变化而感到慰藉!

<< 返回

上一篇:二汉下山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