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政法文苑>>
二汉下山
发布时间:2015-04-29 09:4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点击数:

      

 

  (小小说)

 
 

      题记——生活给了人重心,生活同样又会使人失去重心,把幸福击得粉碎。

  1

 
       红枣连续四年绝收。老天杀人呀!
       二汉睡不着,看着因连阴雨入渗泥皮快要掉完的烂窑顶发呆,再看看被窝里熟睡的两个小女儿和老婆一天天鼓大的怀有带把的肚子,心里不免有些发慌。
       残雪犹存,春寒袭人。
       天还未亮,二汉打早吃了老婆煮的一包方便面,背着一卷行头顺着山峁的小路往川道赶车。一股山风突然顺着沟道向山峁窜了过来,二汉冷不防打了个冷颤。下了三道山峁,要拐最后一个坡弯,二汉再回头眺望,老婆已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想到老婆挺个大肚子站在山圪梁上照看自己,二汉心里毛毛的,有一丝难舍的情怀。为了日子,加快了赶车的脚步……
 

2

 
       二汉下山了。
       二汉一来到东元市就在开发区一商住楼盘打上了工。一个搬砖小工,月工资五千元。
       刚满三十岁的二汉,长的肩宽腰圆,没有别的特长,但有一身的蛮力。他们的领班老王,其实也不老,不到四十岁,工友们为了讨好他,都叫他老王。上工没几日,百十号工人中老王唯独认可二汉。二汉干活不会偷懒,为人憨厚。老王为了让二汉好好干活,有时会把吃剩的半盒烟丢给他,或者多发一双帆布手套。点滴的恩惠,让二汉很是感激,干起活来不要命。一趟活下来,浑身湿透,筋骨酸软。累了,很想把老王给他的半盒烟抽上一支歇歇,可他把烟拿出来又放回去,放回去又拿出来,用鼻子闻闻,解解困乏。只有实在想老婆和孩子了才偶尔抽一支。
       工地上空弥漫着肉香,二汉用鼻子使劲嗅了又嗅,好像要把工棚四周的香气吸完似的。哦,不知不觉已到端午节,厨房伙食也得到改善,猪肉炖土豆管够,每人外加两个粽子。不然,平日伙食不是馒头就米汤,就是米汤就馒头。新鲜蔬菜吃得很少,大肉吃得更少,弄得工友们满嘴火炮。那天,老王借发粽子格外殷勤,讨好地对工友们说:“大伙好好干,我们田总不会亏待你们的,工资少不了大家一分钱。”二汉听了这番话,虽然没见过田总,却有一股暖流在血管里骤然升腾。
       黑压压的楼群在偌大的没毛沙地上一天天长高。可开工三个多月了,工友们没见到一分钱。
       晚上歇工,和他一块的工友,有打牌赢香烟的,有出去喝烧酒的,有耐不住寂寞出去寻乐的。唯独二汉坚守孤独和寂寞,在想自己的心思——挣钱了让儿子生下来再不要像二鬼因缺营养经常感冒抽风、四孔烂窑要全部灰沙出来整饰的漂漂亮亮……二汉还想老家的庄稼、想枣树、想羊子、想村里人市屹堵上的红火……
 

3

 
       盛夏来临,闷热的彩钢工棚像一个蒸笼,加上讨厌的蚊虫和纷繁的思绪让二汉难以入睡。二汉近来明显黑瘦。
       一天中午,二汉正在五楼上运砖,突然感觉头晕心黑,下意识地想抓住架板靠住楼墙躺下歇歇,但他已失去了重心,一百五十多斤的汉子重重地从五楼上摔了下去。摔下后,可怜的二汉像一条被浪水拍打在黄河滩上的鲤鱼,打了几个滚,便一动不动。等工友们赶过来,二汉已不省人事,面无血色。
       二汉出事了。双肺五处破裂,流了一肚子的血。等二汉手术醒来,听到领班老王的第一句话:“你憨憨命大,阎王不要你。”
       二汉出院了,老婆不知道,二汉也不愿意让老婆知道。怕影响老婆肚里带把的胎儿。
       有恩必报。二汉在小卖部买了两扎啤酒和两包花生米,让工棚里帮自己的弟兄尽兴地红火一场。酒喝到了兴致,一工友唱开了酒曲:
       二茬茬韭菜整把把
       众弟兄难遇一达达
       牵牛牛开花像喇叭
       端起那啤酒碰一下
      二汉也来了兴致,就那副拦羊嗓子回牛声吼开了酒曲:
      东山的核桃西山的枣
      工棚的弟兄个个都好
      承蒙那难处细心照料
      我少酒没菜心很难表
       唱着唱着,工友们又唱开了酸曲:
       一对对母鸽朝南飞
       破上性命跟相好睡
       妹妹的胸脯实在美
       赛过当年的杨贵妃
                       
      过了里回黄河没喝一口水
      交了回妹妹呀没亲一下嘴
      买了回席梦思床没跟你睡
      你看憨哥哥后悔呀不后悔
       ……
       工棚里划拳声、酒曲声、酸曲声、吆喝声此起彼伏,充盈着浓浓的欢乐气氛。
 

4

 
         一些地方由于盲目地开发房地产业,违背刚性需求和科学发展,导致部分城市出现了鬼城、空城和烂尾楼。
         水是生命之源,地是生存之本。一味地追求城市规模的拓展和房地产业的开发,人类赖以生存的土地、矿产、环境不仅受到了严重破坏,更会让不少业主和农民工遭受意想不到的伤害。
         六月上旬,二汉干活的工地出事了。受全国“退房潮”的影响,这儿的建筑行业也遭受冲击,工地上来了许多阻工的人群,打着横幅,喊着口号,要求集体退房。主要原因是开发商老总开发楼盘“五证”不全,违规建楼,欺诈宣传,非法集资,业主们要求解除购房合同。
          持续的阻工,工程无法作业。
          时间一天天过去,第十三天傍晚,领班老王站在工棚院落的砖摞上,叉开双腿喊话:“我们老总说了,每人给大家发一千块路费让明天回家。剩余的工钱让大伙把电话留下……。
         ”“那不行!我们靠那血汗钱回家过日子呀!”工棚的大伙听着有些骚动,没等老王把话说完一位工友愤愤地说。
         “不是老总不想给,老总也有自己的难处。”老王辩解。
           二汉急了,身体还没有彻底康复,拄着钢尺突然拨开人群站在前面,瞪着斗牛般的眼睛、拿着钢尺直指老王说:“我老婆要生孩子了,我的工钱和两万块的赔偿钱一分都不能少。”
          “我是个跑腿的,与你家生孩子又没关系。吼叫什么?瞎指划什么?”老王不耐烦地说。
          “王八蛋。不给钱还推磨转道道。”人群里有人开始辱骂了。
          “你们再敢骂人胡闹,我要报警了,让警察过来一个一个收拾你们。”老王威胁地说。
           大伙听老王这么一讲,好像警察是他们家的,心理一肚子的鬼火。
           “揍死他!事情闹不大老总不会来也不会管。”有个工友煽惑说。
           二汉牛脾气真的上来了。心想自己搭上性命给你打工,身体也残废了。老婆坐月子、灰沙烂窑顶全指望这血汗钱,做了工却拿不上钱。二汉越想越气愤,第一个冲上去,抓住老王的领口推搡开来。工友们也呼地围拢过去。工地上气氛立刻紧张起来,一片混乱。
           有人报警了,警察很快赶过来。二汉以寻衅滋事要给拷起来。可二汉不服,凭借一身的牛力和一肚子的憋屈拼命地挣扎着,三个民警和二汉正在交持中,二汉由于用力过猛,突然觉得有股东西从喉咙里蓦地往上涌,一口鲜血噗哧地朝天喷出,降倒在地……
 

5

 
          二汉经过全力抢救,但终因旧伤未愈,伤口二次撕裂,肺部大出血,蒙难他乡。可怜的二汉再也看不到日思夜盼带把的儿子了;再也不用担心烂窑顶往饭碗里掉泥皮了;再也不要因连阴雨把满山满洼的红枣霉烂而痛心了……
          清理遗物时,在他穿有僵硬的图满汗云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一个磨损揉皱的旧烟盒里还装有七块五角钱。二汉出门身上仅带有的二百块钱,除买车票、酬谢工友买了两扎啤酒、两包花生米和一瓶去痛片之后,再没舍得花一分钱。工友们还在他被褥底下发现叠放整整齐齐的五双帆布手套。
         多方联手,多方加压,二汉用生命讨回了自己的血汗钱,还为工友讨回了的血汗钱。
         二汉要回老家了。在大汉接他回老家的那天,天气怪怪的,明明是一个晴朗的晌午,突然刮来一股老南风,东元市上空霎时铺满厚厚的云层,天地间刹那一片灰暗,让人好压抑,好张慌。一道闪电划过,响雷立刻滚落过来,暴雨倾盆而下……
                                                                            
                                                                              (郭璟铭)

<< 返回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下一篇:慰藉的灵魂